中文版 | ENGLISH
您的位置: 行业资讯
供给侧改革助力 煤企业绩大翻身
证券时报      

截至2月7日,37家上市煤炭企业中有32家发布了2016年全年业绩预告或快报,其中有15家扭亏为盈,10家净利润同比增长。多家预计扭亏的煤企称,2016年实现盈利的重要原因在于,受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煤炭行业去产能等政策影响,去年下半年煤炭价格出现了快速回升。

  另外,32家上市煤企中,仍有7家公司预计2016年出现亏损,其中有多家公司因去产能政策而计提资产减值准备。

  15家煤企预计扭亏

  煤炭行业的回暖,可以从上市煤炭企业去年的业绩中得到体现。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月7日,32家上市煤企发布了2016年全年业绩预告或快报,其中有15家预计扭亏为盈,10家预计净利润同比增长,预计出现亏损的煤企仅7家。

  其中,煤炭巨头中国神华预计,2016年度归属于该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227亿元,较上一年度的161.44亿元,增长约40%。该公司表示,去年经营业绩增长的主要原因是,中国煤炭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积极进展,煤炭由供大于求向供求平衡转变。

  “2016年下半年以来,受供给侧改革等有利政策因素影响,煤炭行业出现回暖,煤价持续回升,给公司业绩带来积极影响。”大同煤业同样在业绩预告中称。

  在全国煤炭供需形势由严重供大于求转变为供需基本平衡的情况下,煤炭行业各个品种价格在去年下半年出现了明显回升。数据显示,煤炭市场价格“风向标”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从去年7月份开始出现了一波快速上涨行情,持续刷新年内最高纪录,并一度涨破600元/吨“关口”。

  另一家上市煤企中煤能源预计,2016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8亿元至22亿元,对比上一年度25.2亿元的亏损额,将实现扭亏为盈。中煤能源表示,公司积极处置与主业关联度不高、盈利能力较低的部分资产,也是去年实现扭亏的原因之一。

  2016年有处置资产举措的上市煤企不在少数。大同煤业表示,公司将所属燕子山矿整体资产转让给控股股东大同煤矿集团,将公司所属煤峪口矿的整体经营权委托大同煤矿集团朔州煤电有限公司进行经营管理,有效减少了公司亏损源。

  上海能源的公告显示,去年公司处置与主业关联度不高、盈利能力较低的徐州四方铝业集团公司100%股权及龙东煤矿资产,转让收益约3.3亿元。

  多家计提资产减值准备

  值得说明的是,预计2016年出现亏损的7家上市煤企中,有多家上市煤企因去产能政策而计提资产减值准备。计提资产减值准备成为这几家上市煤企预亏的重要原因。

  安源煤业预计,2016年年度经营业绩将出现亏损,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0亿元,而上一年度净利润为2786.6万元。安源煤业表示,虽然2016年下半年以来煤炭价格有所回升,但由于去产能关闭退出矿井等因素影响,公司煤炭产销量大幅减少,销售收入下降,经营亏损较大。

  据安源煤业公告,为落实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政策,该公司2016年完成8对矿井关闭退出计划,公司对已关闭及开始启动关闭退出煤矿的井巷建筑物、与煤矿生产相关的地面建筑物和井下部分不能回撤的设备等固定资产、与井巷工程有关的在建工程、关闭退出煤矿的采矿权,分别计提了固定资产减值准备、在建工程减值准备和无形资产减值准备。

  另一家上市煤企大有能源预计,公司2016年年度经营业绩将出现亏损,亏损额在16.5亿元至20亿元之间。

  大有能源表示,根据国家和河南省化解煤炭过剩产能的相关要求,公司关闭了巩义铁生沟煤矿;2016年12月11日,河南省化解过剩产能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的《河南省2017-2018年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关闭退出煤矿名单》中,涉及大有能源下属千秋煤矿、杨村煤矿、李沟矿业,3家煤矿拟关闭退出。大有能源预计对上述4家单位计提资产减值准备4.5亿元至5.5亿元。

  郑州煤电也预计2016年年度业绩将出现亏损,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亿元左右。业绩预亏的主要原因系政策性关停矿井计提资产减值准备所致。该公司于2016年12月对米村煤矿等4家煤矿的固定资产、在建工程等项目进行了减值测试并计提资产减值准备,预计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合计金额8.25亿元,相应减少公司2016年度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8.05亿元。